<track id="tfzor"><strike id="tfzor"><tt id="tfzor"></tt></strike></track>
    <track id="tfzor"></track>
    <td id="tfzor"><ruby id="tfzor"><b id="tfzor"></b></ruby></td>
    <table id="tfzor"></table>
    <table id="tfzor"><ruby id="tfzor"></ruby></table>
  1. <p id="tfzor"></p>

    拉覺悟生態教育站“十二時辰”

    發布時間:2023-03-19 16:13:00 | 來源:道中華 | 作者:陳蘊 | 責任編輯:曹川川

    三江源地區是長江、黃河和瀾滄江(國外稱湄公河)的源頭匯水區,涵蓋青海省南部的玉樹、果洛、海南、黃南四個藏族自治州和格爾木市唐古拉鄉約30.25萬平方公里的面積,平均海拔3500—4800米。巨大的冰川、雪山融化成河流,承載著藏族人的祝福,一路東去、南下,向東亞、東南亞的每一個角落輸送著生命的能量。

    2021年10月,中國正式設立包括三江源國家公園在內的第一批國家公園。在國家公園建設的過程中,生態教育工作站作為一個社會公益組織,成為聯通國家政策與民間智慧、內與外、現代與傳統的橋梁。中國民族報“道中華”專訪陳蘊博士,帶我們走進三江源國家公園的核心縣域曲麻萊縣拉覺悟生態教育站,了解教育站的“十二時辰”。

    ▲三江源國家公園水系分布。(圖片來源:科普中國網)

    走進三江源生態保護核心區——曲麻萊

    李白曾有詩云:“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崩畎自娋渲械摹疤臁本驮诤0?000米左右的巴顏喀拉山脈,黃河源頭之一約古宗列就位于曲麻萊縣境內?!凹s古宗列”在藏語中意為“炒青稞的鍋”,這是當地藏族群眾根據這里的地形而起的一個形象的名字。

    除了母親河——黃河之外,長江北源的主要源流勒瑪河、楚瑪爾河、色吾河、代曲河均發源于曲麻萊縣境內,因此曲麻萊縣素有“江河源頭第一縣”的美譽。曲麻萊縣境內冰川眾多,河流縱橫,湖泊星羅。巨大的冰川、雪山融化成溪,從千峰萬壑潺潺流出,滲進山腳下的草甸,匯聚到低處的湖泊、沼澤中,在這一套天然的水資源運作體系和大氣環流共同作用下,造就了“亞洲水塔”。這里是水的世界,承載著藏族人的祝福,一路東去、南下,向東亞、東南亞的每一個角落輸送著生命的能量。

    據相關統計數據,長江水系年平均流量215.73立方米/秒,年總流量達69.03億立方米;黃河水系境內流程29.5公里,年平均流量13.1平方米/秒,年總流量4.13億立方米。

    ▲長江源頭姜根迪如冰川。(稅曉潔攝)

    ▲楚瑪爾河。(李曉東攝)

    曲麻萊的自然環境孕育了藏羚羊、藏野驢、野牦牛、白唇鹿、荒漠貓、黑頸鶴、斑頭雁、冬蟲夏草、紅景天、雪蓮、鹿茸、蕨麻等野生動植物,成為全球高海拔地區生物多樣性集中的自然保護區。因此,青藏高原生態保護不僅具有地方意義和國家意義,更具有國際意義。

    ▲曲麻萊豐富的野生動植物資源。(圖片來源:新華網)

    生態管護員之家:拉覺悟生態教育站

    在藏族的歷史文本和民間傳說中,有“九大神山”“四大年神”等對于神山的不同的歸類和范疇,“尕朵覺悟”神山均位列其中。尕朵覺悟意為“上康區主神”,是長江流域眾多神山之王,是造福玉樹地區的非凡神山,也是傳說中的英雄格薩爾王祭妃的神靈,位于玉樹州稱多縣尕朵鄉和曲瑪萊縣巴干鄉交界處。尕朵覺悟主峰山勢雄偉、險峻,海拔約5400米。傳說,這座廣受藏族人民崇敬的神山是一位智勇雙全的將軍,周圍的28座山峰分別代表7位戰將、7位神醫、7位鑄劍師、7位裁縫師。他統率著將士們捍衛美麗富饒的“多堆”。

    ▲尕多覺悟神山和“雪山之王”雪豹。(陳蘊供圖)

    在神山附近的代曲河畔,拉覺悟生態教育站(以下簡稱為“教育站”)在2020年建立。在藏語中,“拉”意為“神仙”;“覺悟”是涉藏地區四大神山之一的“尕朵覺悟”神山。當地人用“拉覺悟”的名稱祈求神山的庇佑。據曲麻萊縣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局長尕塔介紹,曾經在北京參加培訓時,有兩位專家在課上提到曲麻萊縣的措池村,說生態環境保護做的特別好。一起培訓的一個果洛州的干部就問他:“他們老在說措池村,你們措池村到底有啥好的”?

    作為社區共管的典型代表,在自然資源保護、垃圾處理、傳統生態文化保護方面,措池村曾出現在個別科研人員、社會組織的論文、報告中,但卻不為鄰州的同儕所熟知,這使尕塔意識到曲麻萊縣的“青山綠水”需要更多人來保護和書寫。作為當地生態社會組織的業務指導部門,經過多方努力,尕塔終于在2019年獲得了阿拉善基金會的資金,建設拉覺悟生態教育站,支持地方的生態保護。教育站采用傳統的木質結構建造而成,配備有辦公室、教室、宿舍、生態園等基礎設施。

    多年來三江源的自然環境吸引了很多人,有些人想體驗生態、有些人想保護生態、也有些調研寫論文的,這些人都需要地方住宿。教育站恰好為這些人提供住宿,作為交換,這些人向外宣傳當地。就這樣,教育站吸引了一批志愿者前來進志愿服務。

    生態教師和志愿者的主要服務對象是全縣19個行政村的牧民,生態教育培訓逐村進行。每當培訓時,代曲河畔總是充滿歡聲笑語,對岸龍鳳洞中的動物也活躍起來,白唇鹿們也在巖壁上駐足。

    ▲上圖右下方河畔紅色建筑物為拉覺悟教育站所在地。(陳蘊供圖)

    ▲農牧民贈送錦旗。(陳蘊供圖)

    拉覺悟生態教育站“十二時辰”

    清晨,代曲河對面的山上還很安靜,生靈們還未從睡夢中醒來。生態教育工作站內也顯得極為安靜。大廳和走廊等公共區域,擺滿了牧民們拍攝的野生動植物的照片,使生態教育工作站充滿了靈動和生氣。值班的生態教師扎西加已經開始打掃公共區域的衛生,準備早飯,開始了一天的工作。由于教育站有明確規定,教師們不可以食用任何垃圾食品,以便將綠色生活理念傳達給牧民。扎西加老師和生態管護員們都用自帶的小煤氣灶將水燒開,沖一碗糌粑,再放點曲拉,搭配一些炸點,這便是他們簡單的早餐。

    ▲不同清晨的代曲河畔。(陳蘊供圖)

    簡單的早餐之后,便是一堂生動的生態知識課。旦增拉巴首先向牧民介紹教育站的一些基本情況,督促大家在培訓期間認真學習、做好筆記,以便回家后把這些知識傳播給家人。旦增拉巴重點講解藏保護藏羚羊的重要性和羚羊的生活習性。藏羚羊的活動模式很復雜,一些藏羚羊會長期居住某一固定地點,有一些則有不斷遷徙的習慣。雌性藏羚羊和雄性藏羚羊的活動模式也不同,成年雌性藏羚羊和它們的雌性后代每年從冬季交配地到夏季產羔地遷徙行程約七八百公里;年輕雄性藏羚羊會離開群落,同其它雄性藏羚羊聚到一起,直至最終形成一個混合的群落。

    經濟的發展改變了高原牧民傳統的飲食結構,垃圾食品的攝入逐漸增多。扎西加老師從醫學角度講解垃圾食品對人體造成的損害,如過量食用油炸食品會堵塞心血管,導致癌癥;高鹽人群則常會出現高血壓狀況,也會導致腸胃炎;加工肉類食品則有引發肝虛等疾病的傾向。扎西加老師強調,我們不僅要守護美麗的自然環境,也保護好自己的身體。

    白瑪老師、多杰才旦則重點講授了保護生態環境和牧民傳統文化傳承的重要性。他們強調,作為一個環保者,生態管護員要切實做好環保工作,同時也要擔負起環境保護的宣傳和教育責任。環境教育包括家庭環境教育、學校環境教育和社會環境教育。作為學生家長,生態管護員一定要抓好家庭教育責任。作為藏文化的傳承者,更要多從傳統文化里汲取經驗,利用好當地的文化資源,傳播好優秀的藏族傳統文化。當然,很多有實踐經驗的牧民也常常與教師們交流有趣的案例,課堂也因此充滿歡聲笑語。

    ▲互動中的生態課堂。(陳蘊供圖)

    高原雖然沒有太多的娛樂設施,但快樂卻從不缺場。在結束了一堂生動而歡樂的生態知識課后,農牧民用簡易的繩索做起了跳繩、拔河等娛樂活動,一時沒有繩子阿吾們就玩起了摔跤,摔完又開始賽跑,好勝心強的阿吾干脆脫掉藏袍,露出秋褲,引得人們哄堂大笑。有的阿吾在休息時間認真溫習筆記,用藏文記錄著剛學的知識。他們對年輕的教師總是十分尊重,剛參與活動的志愿者甚至會感到驚訝。一位阿吾解釋道:“我們藏族有句不尊重老師的人,狗都不如?!痹谧匀挥^鳥節時,所有人在尕朵覺悟神山腳下觀鳥、拍照、歌唱。每個在場人員都享受著大自然的饋贈,大自然也感受著人們用心的守護。

    ▲課間玩耍中的牧民們。(陳蘊供圖)

    ▲牧民認真回顧記錄課堂筆記。(陳蘊供圖)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在短暫的娛樂活動之后,便是一場精彩的垃圾分類課。課上,教師將提前購買的垃圾桶作為道具,邀請牧民按照生活經驗進行垃圾分類,再指出其中的錯誤之處,從而讓牧民在實踐中學習正確的分類方式。當地人都十分清楚,垃圾撿是撿不完。像代曲河或德曲河,里面有大大小小溝道,一下雨垃圾就又飄過來了。

    在當地老人看來,牧民的生活方式正在發生變遷。以前牧民住的是帳篷,穿的羊皮、吃的羊肉。很多生活工具都來自牲畜,現在則都是購買,因此才有消滅不完的垃圾。在“垃圾食品的危害”課上,教師準備好香精、色素、甜味劑、增稠劑等化學試劑,將一些飲料的制作過程直觀地展現給大家,牧民總是會驚嘆原來自己經常飲用的飲料是這樣來的。之后每個人都要自己親手進行操作,使農牧民真正了解垃圾食品的危害,從而盡量減少試劑、塑料等對生態環境的破壞。

    此外,還會安排對農牧民的紅外相機操作進行指導。通常紅外相機由環境部門提供,不過牧民更登又購買了兩部,他知道有的山頂是雪豹的動物通道,就自己安裝紅外相機捕捉更多影像資料。

    ▲午后草地上農民認真聽講解員授課。(陳蘊供圖)

    曲麻萊的大自然攝影隊現在已經有120多位牧民攝影師,拍攝的野牦牛、雪豹、藏羚羊遷徙等珍貴影像資料,在央視等多個平臺新聞欄目播報。在學習攝影知識的過程中,牧民攝影師總能提出很多具體問題,如快門速度和光圈大小等。

    一位當地的僧人格勒尼瑪自2016年開始接觸攝影,自購長焦相機花費兩萬余元。據他說:“我父母不在了,也沒有兄弟姐妹。一個人生活錢也不多但也開心唄。天天和大自然打交道,心里開心得很?!弊鳛樽o林員,他在巡護中拍攝了很多出彩的照片,攝影逐漸成為他生活的重要內容,也義務為牧民提供攝影指導。格勒尼瑪總將“要有光”掛在嘴邊,告訴牧民如何在不同光影條件下拍攝出更好的攝影作品。在學習的過程中,牧民們的拍攝技術越來越高,拍攝下的珍貴影像資料也越來越多,一來記錄了三江源生態環境的變化,二來也為科學研究提供了重要資料。

    ▲大自然攝影課堂。(陳蘊供圖)

    在休息時間,總會有人打開音響。音樂一響,每個人都在縱情跳鍋莊,跳累了就回到自己的帳篷喝奶茶,或躺在褥子上和親友閑聊。在神山腳下,他們會滔滔不絕地講起古老的傳說,有很多都是關于神山的故事。

    在當地神山主要有兩種:一種神山就是可以供養、敬飯、煨桑,這樣神山就能護佑自己了,尕朵覺悟就是這樣的神山;有些神山則讓人害怕,做壞事就會受到神山的懲罰。在尕朵覺悟附近的村莊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一個獵人拿著槍在山上打獵,他瞄準動物的方向正好是神山的方向,第一次扣下板機,獵槍沒有反應;再次扣動扳機,才正中獵物眉心,把動物打死。當他回家的時候,發現一跟鐵釘從女兒眉心穿透,死法和那只動物一模一樣。在當地牧民看來,由于獵人對神山沒有敬畏之心,所以借獵人女兒之死來懲罰他。這樣的故事在高原地區廣為流傳,還有母親從小的叮嚀,不斷提醒年輕一代要尊重山川湖泊,以免為自己和家人招致禍患。

    在高原,母親們從小孩子能說話、能走路的時候開始教育他們要呵護生靈。在高原牧區,如果幾個孩子要出去玩耍,母親會說你們不要采花,花采多了馬上下雨打冰雹,連太陽都曬不上;不能污染水源,污染后母親的乳汁就干掉了,回來了就吃不上奶。說到這里,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一天的學習總有些消耗精力,夜色越來越深,各個帳篷的聲音也逐漸弱下來,所有人都進入了夢鄉。

    除了培訓之外,“拉覺悟”生態教育站會定期邀請科研機構和環境教育協會講授紅外相機的安裝、收集、使用等復雜的操作技能。因為,生態管護員每月至少要進行長達15天的野外監測。每年5月份是可可西里野牦牛產仔期,昂拉村生態管護員昂扎和小隊成員要騎著摩托車往返約200公里,保障野牦牛順利產仔。摩托車上會載滿帳篷、衣物、燃氣爐、牦牛肉、糌粑等生活用品,以解決一日三餐。每次都會出現意外情況:摩托車前輪突然陷進泥潭致使人摔下來,遇到野牦牛等大型野生動物等。雖然巡護路上危險重重,生態管護員們仍為自己的工作職責感到自豪。

    非常之觀常在于險遠。在鮮有外人踏足的草原上總能看到成群的藏羚羊、藏野驢、野牦牛、高原兔等保護動物,還有巍峨的高原風光?,F在一些生態管護員還成為大自然攝影隊的成員,經常會帶著相機巡山,不僅能親近大自然,還能通過自己拍攝的野生動植物照片宣傳自己的家鄉。曲麻萊涌現了幾位榮獲“桃花源巡護員獎”的牧民生態管護員,成為當地牧民的榜樣和模范。

    ▲巡護中的生態管護員昂扎和小隊成員。(陳蘊供圖)

    ▲三江源風光。(陳蘊供圖)

    親身參與三江源環保工作的人士七年來目睹了沿路、草原垃圾的減少,親見了無數個感人肺腑的環保故事,除了各級政府的重視與投入,也有外來與當地社會組織的宣傳教育,更有無數管護員、牧民自發的撿拾,市政車輛、牧民車輛甚至牦牛的運輸。所有人的集體行動使這片綠水青山愈加郁郁蔥蔥。在高原牧區的不同路口,會經常見到一些刻著kha字樣的石頭或紙張。kha是嘴巴的意思,把kha貼在十字路口等地點,是農牧民祈禱自己的行為能有好的名聲。

    在拉覺悟生態教育站科學知識的培訓下,三江源牧民強化著環保理念,更新著生態環保知識體系,強化著環境保護的國家義務和國際責任,規范著環保行為,使地方知識、理念與現代科學知識、理念完美結合。其中,既有政府的主導,也有環保社會組織和牧民的自覺參與,使三江源生態環境保護形成合力,共同保護三江源的碧水藍天。

    ▲牧區路口“Kha”。(陳蘊供圖)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国产精鲁鲁网视频在线_国产精品 第1页_国产精品 第一页
      <track id="tfzor"><strike id="tfzor"><tt id="tfzor"></tt></strike></track>
      <track id="tfzor"></track>
      <td id="tfzor"><ruby id="tfzor"><b id="tfzor"></b></ruby></td>
      <table id="tfzor"></table>
      <table id="tfzor"><ruby id="tfzor"></ruby></table>
    1. <p id="tfzo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