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fzor"><strike id="tfzor"><tt id="tfzor"></tt></strike></track>
    <track id="tfzor"></track>
    <td id="tfzor"><ruby id="tfzor"><b id="tfzor"></b></ruby></td>
    <table id="tfzor"></table>
    <table id="tfzor"><ruby id="tfzor"></ruby></table>
  1. <p id="tfzor"></p>

    刮膜神方直萬金國醫曾費一生心——訪國醫大師、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前院長占堆先生

    發布時間:2023-03-17 23:06:00 | 來源:西藏大學期刊中心 | 作者:譚益蘭 邊珍 | 責任編輯:

    【內容摘要】中國民族醫藥學會副會長、西藏第二位“國醫大師”占堆先生系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前院長,是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獲得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勞動人事部、科技部授予的“少數民族地區長期從事科技工作特殊榮譽”等多項省部級以上獎勵。文章圍繞占堆先生的人生經歷、傳統藏醫藥學和中醫藥學的淵源,以及先生對藏醫藥繼承、創新、發展方面的貢獻進行專訪,進而探討了藏醫藥產業化發展和藏醫藥人才培養等熱點問題,以期對新時代藏醫藥學的發展和研究給予啟示。

    【關鍵詞】藏醫藥;門孜康;傳承與創新;產業化;人才培養

    【作者簡介】譚益蘭,女,漢族,湖南邵陽人,西藏大學旅游與外語學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藏漢英三語語言文化對比與翻譯、少數民族英語教學。

    【文章來源】《西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年第4期。本文為2019年度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一般項目“語言類型學視角下藏漢英三語語序對比研究”階段性成果,項目號:19BYY113。

    【中圖分類號】R291.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5738(2020)04-001-009

    正文

    筆者:占堆先生,今天很榮幸有機會對您進行專題采訪。您是中國民族醫藥學會副會長,也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早在1983年,您榮獲了由國家民委、勞動人事部、科技部授予的“少數民族地區長期從事科技工作特殊榮譽”;1985年,榮獲了由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授予的“和平解放西藏、建設西藏、鞏固邊防突出貢獻獎”;2010年,被評為首批“西藏名藏醫”。前任西藏自治區藏醫院院長強巴赤列先生,于2009年被評為“首屆國醫大師”,您是西藏第二個榮獲“國醫大師”(2014年)稱號的藏醫專家。首先,想請您作一個簡短的自我介紹。

    占堆先生:我出生于藏醫世家,爺爺、父親、叔叔都從事藏醫工作。爺爺出生在拉孜縣境內一個農戶家庭,學習藏醫后一直從事本行。在舊西藏,為生計,爺爺后來趕著牦牛做了游醫,在西藏各個地區巡回醫療謀生。父親跟著爺爺學醫,后來全家定居在日喀則仁布縣帕當鄉。1946年5月,我出生在帕當鄉。

    8歲之前在家,家里天天有人看病,受家庭熏陶,很早就接觸了藏醫。我真正入行是跟著叔叔學,隨后在門孜康學醫。叔叔曾受寺廟選派,在門孜康學醫兩年,后又回到山南貢嘎縣境內的德慶曲果寺,開展醫療活動。我8歲開始跟著叔叔在德慶曲果寺生活,一邊學習文化知識,一邊學習藏醫理論,用了大約2年的時間背誦完了《四部醫典》第一部、第二部和第四部(第三部是實踐篇,主要講述各種疾病的診斷和治療,因此不要求背誦)。中間有一年回到老家的一個莊園,學習藏文書法。

    叔叔后來受門孜康老院長欽繞諾布先生的邀請,去門孜康當老師,我也就跟著一起去學習。到門孜康后,我花了三四個月的時間復習了之前背誦過的《四部醫典》內容。叔叔向欽繞諾布院長說明了我的情況,希望我也能來門孜康學醫。經院長同意,我成為了門孜康的學生。那是1958年的夏天,記得入學第一天,給老院長敬獻哈達,給門孜康所有師生供茶并給每個人獻上見面禮(一定數量的藏幣),這些費用都是我叔叔幫我支付的。利用一上午的時間,差不多從9點左右到午飯之前,我當著全體師生的面把《四部醫典》一、二、四章背誦了一遍。大家都很滿意,認為我背誦流利,我自己也非常開心,叔叔更是甭提有多高興了。第二天收到通知,早上去欽繞諾布老院長住處背誦。當時老院長在里面的房間,外面有一個小房子,一些老師也在場,我用了約兩個小時背誦了《四部醫典》的指定章節。背完后,我成為了門孜康的一名正式學徒。按規定,只要背誦完了《四部醫典》第一、第二、第四章,就算學完了一半的藏醫。剩下的一半是要結合《四部醫典》的注釋進行實踐操作,學會了理論和實操后才能畢業。

    當時門孜康的學習狀況是:每天5點鐘左右會用小石頭敲鈴,大家必須在5分鐘之內起床進教室,5分鐘過后教室就會關門,那就進不去了。進教室后,用1小時左右的時間各自背誦《四部醫典》的內容,然后吃早飯。晨讀起不來的學生要罰款,每次罰5錢藏幣。每天上課之前會念未出席當天早讀的名單,然后馬上交罰款,如果拖到第二天要多交一倍的罰金。上午大部分時間都是老師授課,下午則學習藏文文法、書法等。晚上8點鐘到11點左右,學醫的學員都到欽繞諾布老院長住處外的一個大陽臺集合,由老師領著背誦《四部醫典》的部分內容。大家一起背誦,已經背熟了的沒有問題,沒背誦好的跟著聽。每晚差不多11點,欽繞諾布老院長通知下課。這是當時門孜康一天的學習情況。

    藏歷每月十五、三十號都會放一天的假,雖說放假,但晚飯后的7點鐘左右,大家都要集合。門孜康的學生大部分都是各大寺廟的僧人。當時噶廈地方政府安排各個寺廟派人到門孜康學習,根據寺廟規模大小,選派的人數也不同,大寺廟派3人,小寺廟派1人。寺廟必須完成派遣任務,未完成的要追究其責任。1916年,門孜康成立,建院后第一次招了大概20個學生,后面陸陸續續招了6批學員,人數達到了80多人。1945年前后,允許藏兵選派年輕人來門孜康學習藏醫和天文歷算。在這之前,學生生活基本上靠選派寺廟發放的布施,享受著與寺廟里的僧人同等的福利與待遇。除此之外,門孜康本身沒有經費,沒法解決學生的生活費用。如果學生有經濟困難,只能找家里解決。藏兵進來學習之后,所有門孜康的學生都享受著與藏兵一樣的待遇,即每個月有2克青稞(1克約等于28斤,兩克56斤)。遇到藏歷新年等重大節日或慶典活動時,門孜康集體燒茶、煮粥。這是1959年民主改革之前,門孜康學生及僧人們的生活情景。

    記得當時只要有病人來,藏醫老專家貢嘎平措先生就每天堅持出診看病,欽繞諾布老院長偶爾也到門診看病。我們輪流到診室見習時,兩人一組,由背完《四部醫典》的學生和沒背完的學生結伴成一組。記得當時我們實習了大概兩個月,每天早晨打掃診室,收拾東西,接待病人。待老先生看完病,我們輪流包藥、驗尿,在實踐中學習藏醫理論知識。

    筆者:謝謝您詳細介紹了門孜康的學習、生活情況!跟著您的敘述,我們彷佛回到了半個多世紀之前的門孜康,對這個藏醫傳承機構有了更加深入形象的認識。您可否再談談門孜康還有什么人與事,讓您至今記憶猶新?

    占堆先生:門孜康的學生除了寺廟派去的僧人、藏兵,還有像我這樣少數自愿去學習藏醫的學生。當時學習藏醫的全部是男生,沒有女生,但在門孜康卻有一位女醫生,名叫康珠央嘎,也叫央金拉姆,她是當時唯一的女醫生。這是為什么?我當時也在琢磨,門孜康只招寺廟的僧人,可西藏有這么多的尼姑廟,為什么不招女學員?我覺得和重男輕女的思想有關。

    康珠央嘎是昌都地區類烏齊縣人,她的故事很具傳奇色彩。類烏齊陽袞寺是康區藏傳佛教達隆噶舉派的著名寺院,有一位德高望重的活佛名叫杰仲·強巴迥奈。他精通大、小五明,留下的著作達6卷之多,涉及聲明學、天文歷算、藏醫藥學等內容,強巴迥奈在藏醫領域有很深的造詣,尤其對藏醫方劑學頗有研究。這位活佛還俗后,便有了女兒康珠央嘎??抵檠敫聫男「赣H學醫。強巴迥奈活佛后來受人陷害,被當時的噶廈政府流放到了藏北那曲達仁寺。拉薩林周縣北邊恰拉山附近的達隆寺活佛知道后,向當時的地方政府申請,把強巴迥奈活佛請到了達隆寺。門孜康老院長欽繞諾布得知消息后,也向地方政府申請,選派兩名醫生去達隆寺向強巴迥奈活佛學習藏醫方劑的知識。這兩名醫生學習了一段時間后要回門孜康,強巴迥奈活佛請他們帶信,請求院長收其女兒為徒,學習治療白內障的開眼技術,兩位醫生回來后也如實匯報了情況。當時門孜康生產七八十種藥供給各地的醫生。沒過多久,康珠央嘎來門孜康買藥,大家從沒見過女醫生,都很好奇,一下子成為了議論的焦點,有人將此事稟報給了院長。知道這件事后,老院長和康珠央嘎見了面,發現是強巴迥奈活佛的女兒,于是留她學習白內障手術治療技術。據我所知,當時掌握這個技術的人少之又少,康珠央嘎在門孜康學成后,在拉薩和郊區以及老家昌都、不丹等地都做了不少白內障手術。于是1958年,康珠央嘎成為了當時西藏第一位女醫生,1959年民主改革之前,門孜康也只有這一位女醫生。

    筆者:1963年,藏醫院招收了一批新學員,其中有不少女性,從此結束了藏醫史上女性醫生極少的局面。如今,西藏自治區藏醫院門診部、住院部、婦幼科等科室有很多女醫生和女護士,藏族、珞巴族、門巴族、回族女性醫護人員占全院員工的42%,可以說藏醫院的婦女也頂了半邊天。接著剛才的話題,想再問一個問題:1959年新建的藏醫院和之前的門孜康這兩個機構有什么區別?

    占堆先生:1959年民主改革以后,門孜康由原來以教學為主、醫療為輔,轉變成以醫療為主、教學為輔的機構。同時擴大了門診,建立了今天的西藏藏醫院,欽繞羅布擔任首任院長,康珠央嘎擔任婦兒科主任,原來的門孜康成為一個綜合性醫療機構。從那時起,藏醫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有了科室門診。我記得分了內科、外科、婦兒科、藥房、針灸科等,外科當時是大科室。

    藏醫針灸療法對高原常見的地方病、多發癥,如心血管病、骨關節炎、痛風等有很好的療效,但卻鮮為人知。藏醫為什么也會有針灸呢?我記得民主改革之前,拉薩有一個針灸醫學院,據針灸科的同志講,是一家針灸培訓機構,當時藥王山的一些老醫生還被派去短期學習。后面這個針灸醫院撤銷了,學生一半分給拉薩市醫院,一半分到藏醫院。從此以后,藏醫院也開設了針灸科。

    筆者:您剛才提到叔叔對您學醫從醫生涯影響特別大,請談一談您的叔叔。

    占堆先生:叔叔叫米瑪益西,和我父親一起跟著爺爺學醫,后來主要在門孜康學習,民主改革后成為藏醫院的一名內科醫生。叔叔對我的學習要求特別嚴格,每天都要安排《四部醫典》背誦任務,必須背誦3—5行的內容。剛開始特別難,背完就忘,必須得反復背誦才能記牢。這點讓我記憶猶新:當時跟著叔叔在寺廟學習,每天晚上叔叔都會把我趕到屋頂,讓我一個人心無旁騖、專心致志地背誦。有了如此安靜的學習環境,我便能很快就背完,而且記得特別清楚。

    1962年,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開始了,藏醫院派叔叔和另一名醫生到前線開展醫療活動,自衛反擊戰平息后才回來。之后,叔叔在尼木縣巡回醫療組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叔叔曾承擔過門孜康副院長,后來調到藏醫學校當過校長。藏醫學校與西藏大學藏醫系合并后,叔叔在新成立的西藏藏醫學院(現改名西藏藏醫藥大學)擔任教務處處長。同時,也在藏醫院研究所工作過一段時間。

    民主改革后,我在藏醫院工作,當時還沒有成年,不過叔叔對我的要求也沒之前那么嚴格了。起初藏醫院有藏醫藥研究組和天文歷算研究組,后面發展成研究所、研究院。叔叔在研究所工作的時候,主要做醫學文獻和方劑研究,當時叔叔與洛桑英列共同研制了一種治療咳嗽的方劑,叫“十味龍膽花”,這是一種丸劑,當時是傳統制劑,后面改成顆粒劑??梢哉f,叔叔對我學醫、執業以及醫學研究等各個方面都影響深遠。

    筆者:藏藥在治療一些疑難雜癥方面屢有奇效。在您的帶領下,藏醫放血療法這種幾近消失的絕活失而復得,利用頸部靜脈放血治療哮喘病、食道癌療效顯著,以放血療法著稱的西藏藏醫院外治科也入選國家級重點???。此外,您還帶領團隊研制出紫草油擦劑治療外科燙傷。我們想問的是傳統藏醫藥學和中醫藥學到底有什么淵源與聯系呢?

    占堆先生:藏醫有約3000年的歷史,是世居高原的藏族同胞長期的生產與生活實踐中積累起來的醫療經驗基礎上逐漸發展起來的,如人們漸漸認識到某些植物對身體有益,再比如用青稞酒糟或酥油融化后治療外傷,這樣一點一滴積累起一些基本的醫療知識。在此基礎上,藏醫還吸收了其他醫學經驗如國內的中醫、臨近國家的醫學成果,逐步發展起來形成藏醫理論體系。

    藏醫和中醫都屬于傳統醫學范疇。藏醫巨著《四部醫典》在胚胎學方面的論述十分詳盡,與現代醫學非常接近,對胚胎的認識和理解比達爾文的進化論要早1000多年。該書對精子和卵子相遇后,每周的發育情況等都做了十分形象的描述,17世紀前后一些醫學教學掛圖還把人體胚胎發育變化的過程繪制了出來。1000多年前沒有現代儀器設備,藏族先民是如何知道胚胎每一周具體的發育情況的呢?這至今仍是個謎。吐蕃贊普赤松德贊時期是吐蕃極盛時期,在大力弘揚佛教的同時,藏醫藥學也有了前所未有的發展,出現了九大著名醫學家,其中藏醫創始人宇妥·云丹貢布最為有名。他在總結民間醫藥經驗,吸收優秀醫學文化的基礎上,用10年時間撰寫了《四部醫典》。經過長年累月的堅持不懈撰寫完成了這部傳世藏醫學鴻篇巨著,標志著藏醫藥獨特理論體系的形成。

    藏醫理論有三因之說:????音譯成漢語“隆”(也有譯成“龍”,相當于中醫的“氣”)、???????音譯成漢語“赤巴”(相當于中醫的“火”,引起體內生長發熱的物質)、?????音譯成漢語“培根”(相當于中醫的水、土),如若這三種因素在人體內保持平衡,人就健康,否則就會生病。藏醫藥與天文歷算聯系密切,比如如果“隆”失去平衡,主要會導致神經系統精神方面的疾病,如打哈欠、打瞌睡、失眠等,這些是常見的癥狀。隆的發病時間多在早晨和晚上,需用安神類藥品治療,服藥時間一般在早、晚;赤巴失衡,引起發熱癥狀,如肺炎等其他炎癥,發病多在中午,服藥時間最好在中午;培根病發病時間不定,癥狀多表現在關節部位,多用熱性藥治療,服藥時間多在早上和中午。

    藏醫認為人體由七種物質組成:飲食、血、肉、脂、骨、髓、精。人體與自然界有著密切關系,各種生理功能都因自然界的變化而受影響。藏醫治療方法有:飲食療法、起居療法、藥物療法、外治療法(有手術、藥浴兩種)。藏醫外治療法最有特色的是放血療法,不同疾病放血的位置也不同。人體總共有77個放血部位,有的部位只需放幾滴血,比如說頸部以上的顱腦五官類疾病,有些靜脈血管則要放幾十至一百毫升不等,這是各地藏醫最常用的放血療法。藏醫藥把病分為寒癥與熱癥兩種,遵循寒癥熱治,熱癥寒治。在治胃病保健方面,藏醫藥認為:飲食不能過飽過饑,過飽對身體不益,長期處于饑餓狀態也不利于身體健康。

    藏藥以純天然植物、動物及礦物為原料制成,療效好,副作用少。據有關部門的統計:青藏高原有藏藥植物2896種、動物類藥159種,礦物類藥70余種。藏藥在治療精神疾病、腸胃疾病、高血壓、骨病等方面療效獨特,如治療腦溢血、腦血栓的七十味珍珠丸。

    藏醫與中醫在初診診療手段上大致相同,既有聯系也有區別,中醫“四診”望、聞、問、切,藏醫診療手段“三診”:望、問、觸(或切),望診包括聞和尿診。藏醫最獨具特色的診斷方法是尿診,它在西藏的產生有其現實土壤,雪域高原地域遼闊,有時病人因為種種原因不能親自到醫生跟前看病,尿疹比觸診能提供更準確的診療信息。尿疹是藏醫用肉眼觀察病人的尿液。一看尿液顏色:是黃色還是其他顏色?二看尿液里的泡沫:是大還是???是多還是少?三是聞氣味:是濃還是淡?四是看沉淀物的情況;最后看尿液上面的漂白物。通過上述五個方面較為準確地綜合診斷病人疾病。藏醫尿診對尿液的選取十分嚴格,必須是病人下半夜的尿液,因為前半夜的尿液含有很多的食物成分。

    唐朝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進藏時都帶來大量藥方、醫療器械、診斷方法、中醫醫學理論書籍如《月王藥診》等,也有中醫名醫一起入藏。在文成公主進藏之前,西藏邀請過臨近地區的名醫入藏行醫,帶來的一些醫學著作也譯成了藏文。藏醫藥并不是簡單地將古印度醫學、中醫等簡單吸收,而是兼收并蓄了很多先進醫學成果,再結合西藏特殊的環境,創造出藏醫藥學。比如藏醫脈診??????????,漢語分別譯成“存、根、恰”,這很可能從中醫的脈診音譯過來,對脈象的一些敘述也與中醫有很多相似之處。另外,藏醫中的尿診很可能也來自國外醫學?!端牟酷t典》中到底哪些部分源自中醫,哪些源自其他地區,現在很難區分清楚,因為藏藥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獨立的理論體系。

    《四部醫典》內容非常豐富,不僅是一本醫療專著,更是一本醫學百科全書,不僅介紹了各種疾病的生理、病理、治療和藥物配方等內容,還有一章專門介紹醫德醫風,對醫生道德品質職業修養做了明確的闡述,明確規定了如何處理師徒關系、醫生與醫生的關系、醫患關系等,也對醫生應遵循的道德準則做了相應要求和具體規范。國內有專家研究發現:1000多年前寫成的《四部醫典·醫者》章節對醫德醫風作了非常詳盡的敘述與規范,基本包括了世界各國醫德醫風所論及的所有內容,可謂是首屈一指。

    筆者:如您所言,《四部醫典》對醫德醫風的規約系統完善全面,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在西藏很少看到有關醫患糾紛的報道?

    占堆先生:當然跟這個有關系。過去藏醫是以師帶徒的形式一代代傳承下來,醫生給病人看病時,一般不講價錢,不談條件。在我印象中,父親在家給人看病時,患者很少空著手過來,一般都會拿出自己所能拿出的一些東西,比如青稞、羊腿、羊肉等。經濟條件好的家庭會多帶些東西,經濟條件差的家庭會少帶點東西。如果患者家庭特別困難,實在拿不出東西時,醫生也會照樣給他(她)們看病并配藥。醫生這個職業,從經濟利益上看,不會吃虧也賠不了,有些給一點東西,有些患者給不起東西,這樣平均算下來大概能保持基本平衡吧。當然,也有個別醫生覺得自己的藥非常貴重,值很多錢,必須收費。但普遍來說,醫生基本上是看病不講價錢的,也不在乎價錢。比如,過去懂白內障手術針撥術的人很少,治好了眼病有送頭牛的,也有窮得拿不出一分錢的,但無論患者家境如何,醫生都會給人看病治病。這是藏醫幾千年來形成的優秀的醫德醫風傳統。

    歷史上,歷代贊普都把醫生的社會地位放在較高的位置。有專門的法令明文規定:要招待好醫生,比如牽著馬去請醫生,騎馬送醫生回家;醫生開的藥,哪怕是一些看起來廉價的草藥,病人也要付費;如果沒有治好病,病人死亡,家屬不能責怪醫生,找醫生麻煩。

    這些從古至今形成的習慣法,在一定程度上維持了良好的醫患關系,但社會在發展,人們的思想觀念也在發生變化,藏醫永遠不出現醫療糾紛是不可能的。醫生沒有治好病人,出現醫患糾紛、打官司,也存在這樣的個別情況。我記得有一次和一個其他省醫院的副院長交流,他表示很羨慕我們醫院基本上沒有什么醫療糾紛,一年最多一、兩例糾紛,內地卻要設立專門部門負責處理醫療糾紛這樣的麻煩事。

    筆者:占堆先生,剛好我(此處為采訪者邊珍)女兒小學五年級時得過過敏性紫癜,輾轉兩次,最后在藏醫院服用了一個療程的藥,一個月就治愈了?,F在孩子上初二了,再也沒復發過。從那以后,女兒特別信賴藏醫,只要生病首選來藏醫院。您結合藏醫理論和西醫提出了“小兒過敏性紫癜”的診斷與治療方法,專門研制的藏藥Ⅰ號、Ⅱ號目前已成為治療紫癜的首選和專門藥物,也是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兒科此類病的專藥之一。接下來想請您談談首創小兒過敏性紫癜診斷治療法的情況。

    占堆先生:我也得過過敏性紫癜。當時,我在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進修。有一天夜里,我突然發病吐血,便去一樓看病、觀察,打了止痛針,安排住院治療,當時診斷為胃潰瘍。后面皮膚科醫生檢查后診斷為過敏性紫癜,當時治療方法是注射葡萄糖酸鈣,要一直躺在床上,如果下床走上三四十步都會復發,很難根治。出院后我要回口腔科進修,在口腔科上班都是站著,一站一上午,滿腿全是紫癜,一時很難好起來。最后,只能申請提前結束進修,回原單位門孜康上班?;厝ズ笪疫x了幾種藥試著自己治療,發現有一種藥只服用了3—5次,紫癜就全部消下去了,用它治好了我的紫癜。

    后來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和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兒科老醫生益西央宗聊到這一段經歷,她告訴我過敏性紫癜會有胃出血,但肯定不是胃潰瘍出血。剛好藏醫院大巴桑醫生當時也在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兒科進修學習,于是我們開始聯合做過敏性紫癜研究工作。過敏性紫癜的癥狀除了皮膚表皮變化外,還伴有內臟出血,腎臟也會出現問題。除了用我之前治愈過敏性紫癜的藥外,還得配合其他藥物進行治療。我向藏醫院研究所所長、方劑學專家嘎瑪群培請教,治療過敏性紫癜并發癥的腎臟癥狀需要用什么藥,按照建議我選了三味藥,請大巴桑進一步配置研發。

    一年后取得了初步成果,發表了相關學術論文。為保險起見,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對兒科病人進行臨床實驗時藏藥、西藥同時使用,再做對比研究,最后證實了藏藥、西藥同時服用治療過敏性紫癜,比單獨使用西藥不僅療效快、療程短,且基本能治愈;只用西藥不僅不能根治,還易復發。此后,我們還做了進一步的研究工作。截止目前,這個藥在治療過敏性紫癜方面十分有效,臨床上也一直在使用。研發治療過敏性紫癜藥,我主要是給大巴桑出主意,幫助解決一些配藥上的問題,做一些協調工作。我退休之前也給團隊交代了任務,繼續做好紫癜治療臨床基礎實驗和進一步深入研發工作。

    筆者:感謝您多年來一直在做的過敏性紫癜研發和臨床工作,給眾多紫癜患者帶來了福音,造福四方。您覺得這個藥可否通過申請專利,更好地保護您和團隊的知識產權和研發成果?

    占堆先生:應該這樣做。我看過一些報道,現在中醫界一些成果在國外申請專利。雖然大家都知道專利的重要性,可申請程序繁瑣復雜,藏醫界目前運用知識產權這個武器保護的意識不強,重視不夠,確實存在這個問題。

    當然,我們現在不申請專利還有其他方面的考量:目前研究還沒有完全成熟。如果申請專利,申請過程中所有的技術資料必須完全公開,以后人家可以仿照研究,采用我們的主要藥物,進一步研究時可以不完全按照我們的方法治療,而是采取其他辦法優化治療過程。因此,專利申請要從兩方面看:所有的東西都保密不公開,不是個辦法;公開的話,公開到什么程度?實際上專利保密是一個過程,要做到永遠保密是不可能的。國家機密也有保密期限,只能在一定期限內保密,所以要辯證地看待這個問題。

    筆者:占堆先生,您在藏醫藥文獻整理方面也成績卓著,編著出版了《中華本草·藏藥卷》(2002年,上??茖W出版社)、《西藏藏醫藥》(200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等書,其中《中華本草·藏藥卷》獲2004年中華中醫藥學會科技學術著作二等獎。在疑難雜癥病的臨床研究、藏藥新藥開發方面,您中西合璧,推陳出新,成績卓著,主持開展了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項目“藏漢英對照藏醫藥文獻目錄研究”(2001-2004年)、“藏藥七味鐵屑丸治療肝硬化臨床研究”(2001-2004年)、“藏醫外治??平ㄔO”(2002-2004年)和國家“十五”攻關項目“藏皮康新藥開發研究”(2003-2007年)等重大項目的申報與建設工作。您在藏醫藥傳承與創新方面用力甚勤,請您談談這方面的問題。

    占堆先生:藏醫藥是傳統科學,傳統科學首先要注重傳承,在此基礎上再談創新。沒有傳承談不上創新,但光傳承不創新又跟不上時代發展的要求。不管文獻研究還是藥物開發研究,都涉及到傳承、創新問題,尤其是藏藥開發。目前,國內出現了一股藏藥熱,這有大環境的影響,如中醫界屠呦呦在2015年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她也獲得了中國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研究的是傳統中醫中藥。

    藏藥有上萬個方劑,開發潛力巨大,研究范圍非常廣。目前西藏等地區流行的藏藥是按幾千年習慣制作的傳統制劑,拿到國內外其他地區去銷售,患者不習慣也不一定能接受。嘎瑪群培老先生曾經去拉薩飯店給外賓看病,外賓反映不知道怎么服用丸劑,說整個吞下去太硬,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弄碎比較易于服用。存在類似這樣方劑適應性問題。要改良藏藥制劑,在不影響療效的前提下按原藥方做成現代制劑,如大眾喜聞樂見的顆粒狀沖劑、口服液等。改變劑型讓更廣泛的患者接受,這是藏藥發展所面臨的亟待解決的現實問題。

    當前,社會上對藏藥有一些誤解:說藏藥含有重金屬,副作用大,到底藏藥所用的重金屬對人體有沒有損害?在《藏醫成方制劑現代研究與臨床應用》一書中,我們做過一個研究,將含水銀的藏藥仁青常覺丸和仁青芒覺丸加大幾十倍的量投喂給實驗動物,會出現毒性反應,但不致命。一旦停藥,重金屬就自然從體內消失,充分說明藏藥的副作用沒有傳言中的那么大。當然,我們還要通過進一步的臨床實踐來論證這個結果。

    筆者:藏醫藥與藏族天文歷算聯系十分緊密,“門孜康”是藏文?????????????音譯,???意思是“藥”,????意思是“天文歷算”,??是“房子、處所”的意思。藏醫實踐中,一些藏藥服藥時間有嚴格的要求,如名貴類藏藥最好在晚上11時或早上5時服用,治療腸胃病的仁青常覺要在黎明空腹服用,還有一些需要飯前或飯后服用等常規性規定。藏藥服藥時間、制藥時間都與天文歷算緊密相連,這是否從另一個方面說明藏醫藥的獨特之處,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占堆先生:天文歷算和傳統藏醫藥密不可分,這是因為藏醫診療關注疾病的脈象變化、放血療法時間的選擇、服藥時辰以及藥材的采集加工制作等環節,都需要天文歷算的輔助。

    先說“門孜康”名稱的由來和建院歷史。1916年之前,一些年輕人從國外留學后回到西藏,提出在拉薩建立一所學校,主要教授英語。當時西藏地方政府和十三世達賴喇嘛不同意,擔心外來文化太多會毀滅宗教。十三世達賴喇嘛的保健醫生叫齋康·強巴土旺,是一名大學者。他曾在山南洛扎縣當過宗本,相當于現在的宗本,任職期間得了重病,被當地一位藏醫治愈。因此,他對藏醫產生了興趣,并且拜這名藏醫為師。到拉薩后,又跟著很多名醫學習,成為大學者齋康吉堅仁波切,成為達賴喇嘛的保健醫生。十三世達賴喇嘛后來要求所有保健醫生(總共有2—3名)每人帶2—3名來自藥王山利眾院的優秀學生做徒弟,其中一人就是后來門孜康的老院長欽繞諾布。老先生在成為十三世達賴喇嘛保健醫生的徒弟之前,已經精通藏醫和天文歷算,本身也是藥王山的一名學者。

    英語學校一事受阻,齋康吉堅仁波切·強巴土旺提議籌建藏醫藥天文歷算學校,具體工作由他最得力的弟子欽繞諾布負責。申請批復后成立了門孜康,舊址選在大昭寺旁一所老院子。當時沒有專門撥款,把一間24個柱子的房屋劃歸門孜康,隨后給各個寺廟下發通知,派僧人來門孜康學習。藏醫藥天文歷算學校具體事務由欽繞諾布負責,主要負責招生教學工作,欽繞諾布還要管理藥王山醫學利眾院(這兩個機構在1959年民主改革后合并成一個機構)。學制最初規定藏醫三年,天文歷算兩年,單獨學藏醫要三年畢業,單獨學天文歷算兩年畢業,兩者都學要五年畢業,后來學制又延長了。

    當時,在門孜康這三類學生都有。兩者都學精通后拿到的畢業證藏文叫????????????相當于現在“一級甲等”;精通藏醫拿的畢業證書叫??????意思是“一級證書”;只學天文歷算拿的證書叫???????意思是“二級證書”。過去門孜康畢業生有上述三種類型,單純學天文歷算、不學藏醫的學員不一定懂藏醫,只有兩門兼修的才會精通藏醫與天文歷算。當時的課程安排是先學藏醫,背誦《四部醫典》,再開設天文歷算課程,并不像現代教育多個課程同時交叉并行不悖。

    門孜康建立后,不僅培養了藏醫,還培養了天文歷算人才。僧人在門孜康學完后,按要求回到派出的寺廟,留一部分最優秀的學生做藏醫、天文歷算教師,同時每年編纂天文歷算書。據說當時學習天文歷算的學生,兩人一組,編一本一年的天文歷算書,即達到畢業要求,做好的樣本要請齋康吉堅仁波切審閱。

    門孜康這個名稱從1916年一直沿用到現在,其主要工作是教授藏醫、天文歷算以及編寫天文歷算書。它最早是一個教學機構,后來成了醫院,這個老字號也成為西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現在門孜康舊址也是全國文物保護單位。

    筆者:2018年11月28日,“中國藏醫藥浴法”被正式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再一次掀起了藏醫熱。藏醫熱讓我們進一步關心西藏藏醫藥產業化發展這個問題,您是資深藏醫專家,您怎么看待藏醫藥產業化發展問題?

    占堆先生:關于藏醫藥產業化,我更關心的是藏藥材可持續發展問題?,F在已經有很多藏藥廠了,有說18家,有說20家。目前西藏七地市和各個縣藏醫院都有藏藥制劑室,但制劑室只能滿足本院的藏藥需求,藏藥廠生產的藏藥才可以進入流通領域,滿足所有社會機構和個人的用藥需求?,F在的問題是:藏藥材不能滿足需求,瀕危藥材數量不斷增多,很多藥材短缺,這個問題很嚴重。政府十分注重產業化發展,但西藏作為藏醫藥發源地,無論是產業發展還是藏藥市值都不如其他地區,例如青海2018年藏藥產值達到25億元,約占全國藏藥總產值的40%,成為全國藏醫藥行業領軍者。2019年西藏藏藥產值預計不到20億元,產值、產量遠不及青海。

    沒有藥材拿什么生產藥品?因此,我認為:一要對現有野生藏藥材進行保護和合理開發利用;二是對于瀕危藥材必須采取人工栽培和種植,滿足藏藥產業化快速發展的需求,這兩個工作要同時啟動。我與業內專家溝通交流后,建議組織開展全區范圍內的藏藥實地調查研究。據我所知,有不少藏藥企業申報了國家項目,規劃建設藥材種植基地,但效果如何目前不得而知。我的觀點是藏藥材可持續發展問題光靠企業解決未必可行,相關政府部門要牽頭,在有條件的地方建設大規模藏藥材種植基地。國家現在也在倡導“農戶+公司”的經營形式,實現藥材種植與收購相結合的現代藏藥材生產經營方式??傊?,一定要想辦法解決好藏藥材可持續發展、可持續供應的問題。

    筆者:在查閱文獻時,我們也發現一些藏醫藥術語翻譯成漢語后術語譯名并不統一,而在現代管理經營體制下產業化發展是一種標準化生產與經營,因此亟需藏醫藥藏漢英三語術語標準化,對此您有什么建議嗎?

    占堆先生:我們曾申報過一個藏漢英三語文獻目錄研究課題,是國家中藥管理局的項目。實際上目錄也只是一部分,并不完備。目前標準化是趨勢,國家也在強調,西藏已經成立了藏醫藥標準化機構。藏醫術語標準化目前已經完成了一部分,這項工作由藏醫藥大學尼瑪次仁校長牽頭在做,機構設在西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員會藏醫藥管理局,這為今后藏醫藥產業標準化生產與經營奠定了基礎。

    筆者:人才是傳承的關鍵,您如何看待現代教育背景下傳統學科藏醫藥人才培養?

    占堆先生:傳統經院式人才培養以師徒相傳的形式傳承,短時間里很難完成人才培養工作。以前,藏醫藥人才都是跟著師傅學理論,又在實踐中學習,這種方法耗時長,但成績也很明顯,精打細磨出高水平人才,很多著名藏醫都是傳統寺廟教育培養出來的藏醫大師。目前,由于師徒世代相傳的局限性,一些幾近失傳的藏醫藥技藝和傳統工藝需要搶救性保護。此外,傳統經院式教育方式也沒有現代教育方式這么豐富多彩,某種程度上說,不能提高學生學習探索的興趣。當然,傳統經院教育也有其優勢,現代教育體系也可以適當吸收借鑒其優點,如注重背誦經典,傳統教育和現代教育兩者結合,從而更好地發揮現代教育在傳統學科藏醫人才培養方面的優勢。

    筆者: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席卷全球,人們一直在關注和尋找預防藥物。藏醫藥在此次抗擊新冠肺炎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鐘南山院士曾連線甘肅新冠肺炎防治專家組視頻會議,充分肯定了藏醫藥在抗擊新冠疫情中的積極作用,請您談談這個問題。

    占堆先生:《四部醫典》記載疫病原因:“病邪散于空氣如濃云,致使引發散播眾疫病,四季變化環境失衡致,加之飲食起居不當等,多種因素引發瘟疫病?!睔v史上,藏醫藥一直在抗擊瘟疫等流行病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如2003年的SARS和2020年的新冠病毒。

    藏醫藥傳統抗疫產品有“九味防疫散”。藏藥熏香歷史悠久,是藏族人民在預防傳染病中普遍使用的一種方法,具體的形式有熏藏香、煨桑、佩戴香囊等,這也是呼吸道疾病的輔助外療法之一。藏醫理論認為,要預防瘟疫病,首先要切斷疫氣傳播途徑、防護人體門戶(鼻、口、皮膚等)。溫熱傳染病大多侵襲呼吸系統,鼻為肺之門戶,所以應首先設防,而佩戴藏藥香囊則是有效的預防措施之一。藏香、香囊等中富含一些抗疫的藏藥成分,散發出獨特的味道,起到驅邪寧神安神的效果,同時也能從心理上獲得一些安慰,幫助提高機體免疫力和抵抗力,從而起到預防的保健作用。

    藏醫認為COVID-19是傳統藏醫文獻記載的????????(即肺?。?,由一種特殊的病原體導致肺部疾病。疫情發生后,西藏自治區藏醫藥管理局制定公布《西藏自治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藏醫藥防治方案(試行第一版)》藏漢文版,指出可從起居、飲食、藥物三方面進行預防。藥物預防方面,遵醫囑,口服催湯丸、七味珍寶湯(散)、四味木香湯(散)等成為有效的方法。

    2020年6月,西藏衛生健康委員會邀請甘肅省援助湖北醫療隊的醫療專家來拉薩,與藏醫院、藏醫藥大學、藏醫藥公司等分享藏藥在武漢抗疫中的獨特作用。當時醫生們推薦在新冠肺炎預防階段,使用催湯顆粒;在治療階段,普通型患者使用催湯顆粒和流感丸;在康復階段,使用仁青芒覺膠囊。因此,可以說民族醫藥、藏醫藥作為中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有很多寶貴的資源值得我們進一步開發和應用,它的前景廣闊。

    筆者:感謝先生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采訪,打擾了您這么長時間,今天的采訪也要結束了。非常感謝您接受采訪,祝您退休生活愉快,全家幸福!扎西德勒!

    致謝:本文從采訪提綱到文稿修改均得到我院羅愛軍教授的悉心指導,在此表示感謝!

    刮膜神方直萬金國醫曾費一生心

    ——訪國醫大師、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前院長占堆先生

    譚益蘭 邊珍 采訪 南木加 譯

    摘要:中國民族醫藥學會副會長、西藏第二位“國醫大師”占堆先生系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前院長,是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獲得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勞動人事部、科技部授予的“少數民族地區長期從事科技工作特殊榮譽”等多項省部級以上獎勵。文章圍繞占堆先生的人生經歷、傳統藏醫藥學和中醫藥學的淵源,以及先生對藏醫藥繼承、創新、發展方面的貢獻進行專訪,進而探討了藏醫藥產業化發展和藏醫藥人才培養等熱點問題,以期對新時代藏醫藥學的發展和研究給予啟示。

    關鍵詞:藏醫藥;門孜康;傳承與創新;產業化;人才培養

    作者簡介:南木加,男,藏族,西藏日喀則人,西藏藏醫藥大學副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主要研究方向為藏醫及藏族天文歷算。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国产精鲁鲁网视频在线_国产精品 第1页_国产精品 第一页
      <track id="tfzor"><strike id="tfzor"><tt id="tfzor"></tt></strike></track>
      <track id="tfzor"></track>
      <td id="tfzor"><ruby id="tfzor"><b id="tfzor"></b></ruby></td>
      <table id="tfzor"></table>
      <table id="tfzor"><ruby id="tfzor"></ruby></table>
    1. <p id="tfzo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