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fzor"><strike id="tfzor"><tt id="tfzor"></tt></strike></track>
    <track id="tfzor"></track>
    <td id="tfzor"><ruby id="tfzor"><b id="tfzor"></b></ruby></td>
    <table id="tfzor"></table>
    <table id="tfzor"><ruby id="tfzor"></ruby></table>
  1. <p id="tfzor"></p>

    【西藏歷史55講】張云主編 | 第18講:明代西藏的三大法王

    發布時間:2023-03-13 10:28:27 | 來源: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 作者: | 責任編輯:曹川川

    第3編 明朝西藏歷史

    明朝時期,開啟了明清大一統的又一個歷史時期?!懊鞒醴饴?,東起朝鮮,西據吐蕃,南包安南(越南),北距大磧,東西一萬一千七百五十里,南北一萬零九百四里。自成祖棄大寧,徙東勝,宣宗遷開平于獨石,世宗時復棄哈密、河套,則東起遼海,西至嘉峪,南至瓊、崖,北抵云、朔,東西萬余里,南北萬里?!泵鞒^承元朝治理西藏的措施,并結合自身實際,在西藏地方設立行政機構,封授官員,恢復驛站,通過茶馬貿易控御西藏地方。明朝還重視西藏地方各個宗教勢力,采取多封眾建,冊封三大法王、五大教王,實現了維護地方穩定,保障西藏與內地各方面聯系暢通的目標。與元朝相比,有所不及;從自身而言,卻也可圈可點,很有特色。

    第18講 明代西藏的三大法王

    明成祖在位期間,為加強北部邊防,遷都北京,并多次派兵北征,沉重打擊了蒙古殘余勢力,并在甘青一帶藏族地區加強管理,站穩了腳跟。明成祖是經過靖難之役從侄子建文帝手中奪得帝位的,內戰中死人不少,為了平息怨敵,他更加倚重宗教的力量。對于藏傳佛教,他先后邀請噶瑪噶舉派黑帽系活佛哈立麻(得銀協巴)、薩迦派昆澤思巴(貢噶扎西)、格魯派釋迦也失進京,并分別封為大寶法王、大乘法王和大慈法王。明朝還根據藏族地區各個地方勢力的具體情況,封帕竹政權的首領為闡化王、止貢派首領為闡教王、薩迦派首領為輔教王、館覺地方首領為護教王、靈藏地方首領為贊善王。此外,明朝還敕封其他一些地方僧俗首領為西天佛子、大國師、國師、禪師、都綱、僧綱、司徒等職,由朝廷頒授印信、號紙等,形成一套僧俗并用的符合藏族地區政教勢力實際情況的行政管理體制。

    一、大寶法王

    明朝和噶瑪噶舉派的首領之間的關系從洪武初年就開始了,明太祖給四世噶瑪巴·乳必多吉的封號是“朵甘烏思藏灌頂國師”,而當時給帕竹第悉釋迦堅贊、扎巴絳曲的封號也是灌頂國師,所以明太祖對噶瑪巴·乳必多吉是非常重視和尊重的。

    五世噶瑪巴·得銀協巴(1384—1415)本名卻貝桑布,1384年生于西藏娘波地區,4歲開始跟從乳必多吉的弟子、噶瑪噶舉派紅帽系二世活佛喀覺旺波學佛,隨后被認定為噶瑪巴·乳必多吉的轉世。18歲時受到康區館覺地方首領斡即南哥的尊奉和供養,他在康區一帶巡游傳法,很有名聲。1402年,明成祖繼位,即于當年八月戊午派遣僧人智光攜帶詔書入藏曉諭各地首領。正是在智光入藏后,明成祖進一步了解到噶瑪巴·卻貝桑布在館覺等地活動的情況,便決定召請年僅20歲的噶瑪巴到京會見。永樂元年(1403)二月乙丑,“遣司禮監少監侯顯赍書、幣往烏思藏,征尚師哈立麻。蓋上在藩邸時,素聞其道行卓異,至是遣人征之”。噶瑪巴得知消息后,于1406年從楚布寺出發。七月,噶瑪巴在康區噶瑪寺見到了侯顯等使者,領受詔書,即隨侯顯等人一道前往南京。他們經青海一路于十一月抵河州。然后經陜西、河南、安徽,乘船入長江,于1407年藏歷正月抵達南京,駐錫靈谷寺、大都寺。此后,噶瑪巴多次為明成祖誦經傳法,明成祖賜予出行儀仗及金、銀、綢緞、鞍馬等。噶瑪巴除了率領僧眾在靈谷寺(今南京市中山陵東面)設十二壇城為明太祖夫婦作超度法事14天外,還在皇宮中設壇為明成祖傳授無量灌頂,講經譯經。噶瑪巴活佛在南京所做的超薦法事和為明成祖傳授灌頂等,自然不僅僅是一般意義上的佛教活動,當時明成祖剛剛用武力從他的侄子建文皇帝手中奪得皇位,在南京還面對著殘留的建文皇帝支持者的對抗和譴責,因此他急需利用從西藏來的噶瑪巴活佛幫助他樹立精神上的威望和表現他對其父母明太祖夫婦的思念和孝心。因此,明成祖對年輕的噶瑪巴活佛表現了超乎尋常的倚重和尊崇??赡苷浅鲇谶@樣的考慮,明成祖決心對噶瑪巴給予超過明太祖對藏傳佛教首領加封慣例的封號。永樂五年三月丁巳,明成祖封尚師哈立麻為“萬行具足十方最勝圓覺妙智慈善普應佑國演教如來大寶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命他領天下釋教,賜印、誥及金、銀、鈔、彩幣、織金珠袈裟、金銀器皿、鞍馬,并封其徒孛隆逋瓦桑兒加領真為灌頂圓修凈慧大國師,高日瓦領禪伯為灌頂通悟弘濟大國師,果欒羅葛羅監藏巴里藏卜為灌頂弘智凈戒大國師,并設盛宴于華蓋殿,宴請噶瑪巴師徒,以示慶祝。

    明成祖給噶瑪巴的封號中,“大寶法王”是沿用了元朝的內容,“西天大善自在佛”則比“西天佛子”更提高了一步,但是“大元帝師”及“皇天之下一人之上宣文輔治”等表示八思巴為皇帝之師及參政的內容則被除去。這說明明成祖在沿襲元制上有所取舍,封噶瑪巴為“大寶法王”,主要是強調噶瑪巴的宗教領袖地位。因此,噶瑪巴雖然有與元朝帝師相同的“大寶法王”的封號,但是并不具有元代帝師的掌管宣政院和藏族地區行政事務的權力。在受封為大寶法王的封號中,有“如來”二字,藏語對應詞為“得銀協巴”,從此得銀協巴成為噶瑪巴黑帽系五世活佛的常用名字,其原名卻貝桑布反而不太通用。

    永樂五年(1407)七月間,明成祖的皇后徐氏(明初名將徐達之女)去世,大寶法王奉詔先后在靈谷寺等寺院為她誦經超薦,后來又在山西五臺山建大齋,誦經超度亡靈。約在十月中,噶瑪巴從五臺山返回南京。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成祖致書噶瑪巴,再次感謝法王于五臺山道場舉辦超薦大典,并謂法王返京,道路跋涉,勞頓良多,正宜從容休息,今遣皇太子高熾、漢王高煦、趙王高燧躬詣,請法王即就靈谷寺宣揚法教。明成祖敦請噶瑪巴再到靈谷寺舉行法會的詔書說:“大明皇帝致書如來大寶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向者仁孝皇后崩逝,如來于七七之內,就五臺道場廣慈悲之力,大舉薦揚之典,勤渠懇款,功德無量。百日之期,途中復舉法科,拔濟之功,超登極樂感佩之心,夙夕不忘。今如來至京,復欲親詣幾筵特加贊祝,慈悲憫惻之心愈加懇至。然以道途跋涉,勞頓良多,正宜從容宴息,不敢過勞,以動如來慈念。朕子皇太子高熾、漢王高煦、趙王高燧欲報叩勞之恩,今特躬詣祈請,惟望如來益弘愿力,大闡慈仁,就靈谷寺宣揚法教,以遂其孝誠之心。茲敬致書,如來其亮之?!?/p>

    噶瑪巴·得銀協巴在南京、五臺山等地停留達一年多時間,于永樂六年(1408)四月辭歸,明成祖賜給他白金、彩幣、佛像等物,派中官護送。得銀協巴回到拉薩和楚布寺后,向大昭寺的覺臥佛像獻了無比珍貴的珍珠袈裟,并給前后藏各教派有5名僧人以上的寺院熬茶布施,拉薩地區的領主內鄔巴把拉薩布達拉山上的廟宇供獻給他作為駐錫之地。他給闡化王扎巴堅贊等人講經說法。特別有意思的是,大寶法王回到楚布寺以后,永樂皇帝還頒發詔書給他,把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遇到的奇事通告給他,詔書說:“大明皇帝致書萬行具足十方最勝圓覺妙智慈善普應佑國演教如來大寶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朕嘗靜夜端坐宮廷,見圓光數枚,如虛空月,如大明鏡,朗然洞徹,內一大圓光,現菩提寶樹,種種妙花,枝柯交映,中見釋迦牟尼佛像,具三十二種相,八十種好,瞪視逾時,愈加顯耀,心生歡喜。自惟德之涼薄,弗足以致此。惟佛法興隆,陰翊皇度,貺茲靈異,亦如來攝授致功,有是嘉征。乃命工用黃金范為所見之像,命灌頂大國師班丹藏卜等頌祝慶賀。朕曩聞僧伽羅國,古之獅子國,又曰無憂國,即南印度。其地多奇寶,又名曰寶渚,今之錫蘭山是也。其地有佛牙,累世敬祀不衰。前遣中使太監鄭和奉香花詣彼國供養。其國王阿烈苦奈兒,鎖里人也,崇禮外道,不敬佛法,暴虐兇悖,靡恤國人,褻慢佛牙。太監鄭和勸其敬崇佛教,遠離外道。王怒,即欲謀害使臣。鄭和知其謀,遂去。后復遣鄭和往賜諸番,并賜錫蘭山王。王益慢不恭,欲圖害使者,以兵五萬人刊木塞道,分兵以劫海舟。會其下泄其機,和等覺,亟回舟,路已阨絕,潛遣人出舟師拒之。和以兵三千,夜由間道攻入王城,守之。其劫海舟番兵,乃與其國內番兵,四面來攻,合圍數重。攻戰六日,和等執其王,凌晨開門,伐木取道,且戰且行,凡二十余里,抵暮始達舟。當就禮請佛牙至舟,靈異非常,寶光遙燭,如星燦空,如月炫宵,如太陽麗晝,訇霆震驚,遠見穩避,歷涉巨海,凡數萬里,風濤不驚,如履平地,獰龍惡魚紛出乎前,恬不為害,舟中之人皆安穩安樂。永樂九年七月九日至京??记蠖Y請佛牙之日,正朕所見圓光佛像之日也。遂命工莊嚴旃檀金剛寶座,以貯佛牙于皇城內,式修供養,利益有情,祈福民庶,作無量功德。今特遣內官侯顯等致所鑄黃金佛像于如來,以此無量之因,用作眾生之果,吉祥如意,如來其覺之。永樂十一年二月初十日?!笨墒遣痪靡院?,噶瑪巴·得銀協巴在藏歷木羊年(1415)八月十五日因突然患重病而去世,終年32歲。得銀協巴去世后,永樂皇帝派遣班丹扎釋遠赴西藏“審察”大寶法王的“再生”事務,這是中央政府對藏傳佛教活佛轉世事務的第一次審察。

    噶瑪巴前四世的傳承,是藏傳佛教最早形成的活佛轉世系統。自永樂皇帝開始,明朝統治者將噶瑪噶舉派的地位提升至藏傳佛教各教派的第一位,因而他們的活佛轉世事務也受到皇帝的重視。黑帽系第六世活佛通哇敦丹(1416—1453)繼承了大寶法王的封號,從1426年到1450年的二十多年中,他先后8次遣使向明朝進貢,明朝曾召請他進京,但未能成行。宣德元年(1426)四月甲申,“賜如來大寶法王等使臣指揮使公哥等金織文綺、襲衣等物有差”。當時通哇敦丹年僅11歲,可見明朝是承認他自動地繼承了得銀協巴的大寶法王封號的。他以后的黑帽系第七世活佛是卻扎嘉措(1454—1506),藏文史料記載明憲宗曾賜給他一頂特別的黑色僧帽、珍珠袈裟以及黃金綢緞等,還說當明憲宗去世、孝宗即位時,他為憲宗誦經超度,為孝宗祝贊吉祥,孝宗賜給他詔書、茶一百五十包、庫緞百匹、旃檀等,朝廷的官員也送來了信,還說一般情況下,除了皇帝以外,在西藏誰也不能封授官爵,但是明朝皇帝曾對得銀協巴說,由于漢藏距離遙遠,所以上師你可以委任合適的拉德和米德的官員,由我給予支持和鎮懾,所以噶瑪巴·卻扎嘉措委任了國師和司徒。

    這大約即是指《明實錄》所載弘治八年(1495)十二月甲戌,“烏思藏大寶法王葛哩麻巴遣國師答失藏卜領占等來貢,因為番僧桑兒結俄些兒等六人請襲其師原職,許之?;刭n法王及宴賜答失藏卜領占等各如例”。這也就是說噶瑪巴可以推薦弟子承襲國師、司徒等職,請明朝皇帝批準,或者是由噶瑪巴先委任,然后請明朝皇帝認可。噶瑪巴的這種舉薦、封授地方僧俗官員的權力,有可能只限于噶瑪噶舉派管轄的僧俗部眾以內。以后的歷輩噶瑪巴活佛作為大寶法王向明朝進貢,也可見到一些記載。

    二、大乘法王

    被明成祖封為大乘法王的是薩迦派都卻拉章的貢噶扎西(明代漢譯為昆澤思巴)。其祖父為元朝的帝師貢噶堅贊貝桑布(1333—1358年任帝師),父親為大元卻吉堅贊,是與帕竹大司徒絳曲堅贊對抗的“帝師的兩個兒子”。大元卻吉堅贊在反對絳曲堅贊徹底失敗、薩迦勢力被迫遷到達倉宗以后于1356年到大都,被元順帝封為“中興釋教大元國師”,并成為皇太子專門供奉的上師。他與帝師喇欽索南洛追等在朝廷繼續控告大司徒絳曲堅贊,但是沒有成功,而于1359年在大都去世。大元卻吉堅贊在受比丘戒之前娶有三位妻子,其長妻1349年所生之子即為大乘法王貢噶扎西。因為貢噶扎西出身的家世,所以他成為在達倉宗的薩迦殘余勢力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政教活動引起了明成祖的注意,兩次遣使前來召他進京。貢噶扎西“念與此大皇帝有先世誓愿之緣,前往彼處對佛法及眾生大有利益”,遂決定前往內地。當時屬下眾人以先前薩迦派到大都去任皇帝帝師之諸人大多未能返回,且路途遙遠,而他年事已高(時已60歲),去后恐難返回,大生悲痛,部分人甚至失聲痛哭,勸他不要去內地。但貢噶扎西決心已下,不聽勸阻,于永樂十年(1412)四月由薩迦寺動身,經過10個月的跋涉,他于永樂十一年(1413)二月到了南京朝見皇上,并多次講論佛法,深受皇帝敬信,被封為“萬行圓融妙法最勝真如慧智弘慈廣濟護國演教正覺大乘法王西天上善金剛普應大光明佛”,賜給管領僧眾、護持釋迦牟尼教法之詔書及金印。此后,他又去了北京、五臺山等地,為去世的徐皇后做追薦法事,然后再到南京,為明成祖傳授灌頂及經咒、護持等教法,并請皇帝大赦天下。關于貢噶扎西的進京和受封,《薩迦世系史》記載說:“蛇年二月間,到達京城南臺(pho-brang-chen-po-rnam-thang即今南京),朝見了皇帝大法王,多次講論佛法。大皇帝復生大敬信,毛發聳動,請求傳授甚深密法之道灌頂。上師首先傳給吉祥喜金剛壇城深奧成熟灌頂,大黑天護法神加持等諸多深密教法,使其如愿以償。此后,用巨船從水路迎請上師到大都(今北京)宮殿中,并新建名叫法坪寺(ha-phin-se)的一座大寺院,作為上師臨時駐錫之所。大皇帝還像以前給孤獨長者供奉釋迦牟尼那樣對法主恭敬服事,把他奉為所有福田是最為尊勝者,并對上師說:‘你要像以前薩迦派歷代上師傳承那樣,作貫通顯密的大自在者,使無數眾生得以成熟解脫!’皇帝還封上師為‘正覺大乘法王西天上善金剛普應大光明佛像遍主金剛持’。并賜給管領僧眾、護持釋迦牟尼教法之金冊、金印及用各種珍寶鑲嵌的千幅黃金法輪等難以計量的瑰寶”。他于馬年(1414)正月離開朝廷,十二月回到薩迦寺,總共在漢地停留了一年多。

    貢噶扎西此次進京的另一重要收獲是爭取到明成祖發布命令讓帕竹政權把薩迦大殿交還給薩迦派掌管,使薩迦眾人努力了幾十年的大事終于有了結果。明朝的使者前去宣布并執行。1413年5月,明成祖派侯顯等人從京城出發進藏,以向烏思藏許多首領傳達旨意,其中帶去了命令帕竹第悉交出薩迦大殿給予原主薩迦派的詔書,12月侯顯等人到達西藏,在頗章孜宣讀詔書?!督畏ㄍ鮽鳌酚涊d說:“佛法大施主(指熱丹貢桑帕巴)30歲的陽土狗年(1418),在政教兩方面做出了一些殊勝的功業。首先法王兄弟受封為大司徒和朗欽的詔書如前所述已經宣讀,并已接受官職,但是大乘法王來信說,‘封授土官的詔書還應在薩迦大殿宣讀,作為前藏人(指帕竹第悉)把薩迦大殿交到大乘法王手中的吉祥緣起,因此你們作為貴賓,要盡快前來?!谑欠ㄍ趼暑I壯年侍從‘雜強替巴’(tsa-chang-mthil-pa)約1000人,護衛的輕裝士兵200人。依照以前給大司徒帕巴仁欽叔侄宣讀詔書時的例子,排列掌印的職司官員開道的馬隊、旗鼓、刀矛、法鼓等全套儀仗,此外還有各個‘勒參’(las-tshan)的主事及干巴(rgan-pa)等分類排列。二月初四,法王兄弟從江孜出發,經過3日程到達仁孜(rin-rtse)。在仁孜住宿之時,為讓前藏的人們看到薩迦的大師們對此事的重視,顯示薩迦派請來的強有力的貴賓的威風,請你們在薩迦停留和獻禮布施8天。從色地方到薩迦走兩天,二月十一日由雄巴派執事和馱畜護送,從朗噶波(glang-dkar-po)以后,由薩迦分段派人迎接。抵達薩迦時,以拉堆絳和拉堆洛為首的大批人士隆重聚集,據說這樣隆重地歡迎賓客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在密集的俗人面前法王兄弟下了馬,從紅色地毯上走到薩迦寺,向拉欽拜禮和獻禮。此后法王兄弟步行巡禮,首先到了細脫拉章,前往森康(寢殿)中拜見了達欽細脫巴。十二日,迎請大乘法王到細脫拉章,向大乘法王獻了禮品,恭敬服事。然后宣讀了封法王兄弟等人為大司徒、朗欽、土官等職的詔書。伯侄等人為他們舉行了開光命名等儀式。當天由他們擔任貴賓,給前來聚會的拉堆絳和拉堆洛以下、納塘寺以上的大量僧人熬茶供飯,發放金銀、綢緞等布施,并舉行布施奶酪的宴會。與此同時,還贈給聚集的俗人們適合他們各自身份的禮品。

    總之,法王兄弟在薩迦停留的9天當中,向拉欽、郭如、格拉、巴桑、拉章夏等薩迦寺的各個身語意依止處(指佛像、佛經、佛塔)及佛殿等獻了供養,并仔細進行了瞻禮?!彼_迦派的大乘法王貢噶扎西利用前往朝廷的時機,向永樂帝請求下令帕竹第悉把占據達半個世紀之久的薩迦大殿交還給薩迦派,永樂帝同意其請求,從而使薩迦派得到可以自己管理薩迦大殿的權力的詔書,而帕竹政權也聽從了皇帝的命令。在西藏地方勢力薩迦派和帕竹派之間長期未能解決的爭執問題上,最后由明朝皇帝發布命令才得以解決。這一情況充分表明,明朝皇帝在西藏各派政治勢力中有至高無上的地位,有處理西藏地方政教事務的權力,清楚地說明西藏地方對明朝的歸附。

    大乘法王貢噶扎西通過明朝皇帝的影響收回了對薩迦大殿的管理權,這對薩迦派的延續和發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意義重大。因為薩迦大殿是八思巴在元朝的支持下興建的,它是薩迦派的政治權勢的象征。貢噶扎西在收回薩迦大殿后搜集薩迦五祖的著作,并組織人力抄寫了《薩迦五祖文集》,開創了匯集藏族宗教界領袖著作文集的先例,對藏族文化的發展具有重大意義。他還對薩迦大殿進行維修,建立了吉祥勝樂法輪、喜金剛、普明佛母等立體壇城,對薩迦大殿這一重要歷史建筑完好地保存下來也發揮了重要作用。他還為薩迦大殿制定了修習儀軌,為薩迦法座的長遠延續作出精心安排,所以《漢藏史集》的作者熱情地歌頌他,說他:“使得薩迦派教法猶如將要熄滅的灰燼又重新燃燒起來,因此他的恩德十分重大?!?/p>

    1425年,貢噶扎西在薩迦大殿去世。大乘法王一職由薩迦昆氏家族成員繼承,大乘法王遣人朝貢一直到萬歷年間仍有記載。

    三、宗喀巴和格魯派的創立

    宗喀巴于元至正十七年(1357)生于今青海省湟中縣塔爾寺所在地,這一地方屬于藏語稱為“宗喀”的湟水流域(藏語稱湟水為宗曲,tsong-chu,宗喀即湟水岸邊之意),所以在其成名后,遂被人們稱為宗喀巴。其父是當地藏族隆奔(魯本)部落的首領,相傳曾任元朝的達魯花赤官職。他3歲時曾在夏宗寺由赴京路過的噶瑪巴·乳必多吉傳授近事戒,7歲時被送到青?;〉南沫偹掠僧數馗呱D珠仁欽培養,給他傳授沙彌戒,起法名為羅桑扎巴。宗喀巴16歲時(1372)到西藏學佛,先后拜各派名僧數十人為師,學習各種顯密教法,逐漸成為當時烏思藏地區最著名的佛教學者之一,在各派僧人和世俗施主中有重要影響。在他的周圍聚集了一批優秀的弟子,并得到帕竹第悉扎巴堅贊和拉薩地區的地方首領內鄔宗宗本南喀桑布的大力支持。1409年,宗喀巴在拉薩發起舉行正月大法會,并于同年在拉薩東北60公里處的旺古日山上興建了甘丹寺,并親自擔任甘丹寺的第一任住持,因此人們一般認為1409年為格魯派創立之年。

    還在格魯派正式創立之前,宗喀巴的傳法授徒活動就通過帕竹第悉、內鄔宗本等人的介紹和明朝入藏使者的報告引起了明成祖的注意。1403年,明成祖派侯顯等人入藏召請噶瑪巴·得銀協巴進京。1406年,明成祖又遣使赍詔封帕竹第悉扎巴堅贊為闡化王。約在此時,明成祖給宗喀巴也送去了邀請的詔書,所以在藏歷第七饒迥土鼠年(1408)六月,宗喀巴給明成祖寫了一封回信,請明朝使者帶回。在這封回信里,宗喀巴對收到皇帝賜予的大量禮品表示衷心感謝,對皇帝的邀請則予以婉拒。1413年,明成祖命所遣使者侯顯等再次赍詔召請宗喀巴大師,大師到色拉卻頂與侯顯等人相見,接受了詔書和禮品。大師對眾使者詳細說明他如前去漢地障礙大而功德小的緣由,并給皇帝寫了封說明情形的回信。在這種情況下,很可能是明朝的使者們想到了請宗喀巴派一名弟子代替他入朝的辦法。

    四、大慈法王

    宗喀巴大師所派弟子為釋迦也失,他出身于蔡巴地方首領家族,于藏歷第六饒迥木馬年(1354)生于拉薩東北的蔡公堂。

    他從幼年時開始學佛,曾拜過許多老師學習佛法,后來以宗喀巴作為自己的根本上師,并隨侍左右,擔任了宗喀巴大師的司茶侍從。

    當侯顯等使者請宗喀巴派一名殊勝弟子前往并得到宗喀巴同意后,釋迦也失遂同侯顯等同行前往內地。侯顯等人隨即將這一情況向永樂帝奏告。釋迦也失師徒和侯顯等使者經山南、康區、理塘,抵達成都附近,受到成都府大小官員和軍士的熱烈歡迎。當他到達成都府城內時,永樂帝派來傳送詔書的使者已在此恭候。詔書中說:“今聞上師你已離西土,不顧途中風雨烈日寒暑,漸次已行數萬里之遙,前來此處,故朕心甚悅,難以言說?,F今復遣人于途中贈禮迎接,以示緣起,以表朕心?!庇纱丝梢娪罉返蹖︶屽纫彩нM京一事的重視程度。當然永樂帝這樣做的另一個目的是為了維持釋迦也失“遵旨進京”的名義。因為侯顯等人入藏是為了迎請宗喀巴大師,而宗喀巴大師因為種種原因沒有請到,只請到了他的一個弟子,這樣使明朝皇帝覺得有失面子的解決辦法,明朝自然不便直接記錄于史冊中,明朝所采用的轉圜辦法就是讓釋迦也失的進京成為在明朝安排下的“遵旨進京”。

    關于釋迦也失到內地后是到了南京還是北京,學術界一直有不同的說法。我們按《明史·成祖本紀》的記載,永樂十一年(1413)四月明成祖從南京到北京,準備次年初對蒙古進行討伐。永樂十二年(1414)二月,明成祖調集全國50多萬軍隊,親自率領,出長城征討蒙古瓦剌部,在取得戰爭的基本勝利后,八月返回北京。此后他在北京停留到永樂十四年九月才返回南京。因此在永樂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釋迦也失等到達北京城附近時,受到九門提督等官員的歡迎。在歡迎官員的接送下,釋迦也失抵達有三層外城墻的京城北面外城墻,并下榻于蓮花池旁的海音寺(或法音寺?),永樂帝又派人送來圣旨,對釋迦也失“不計數萬里之路,跋山涉水,觸風冒雨,歷盡艱辛前來”,表示十分高興,考慮到上師“遠途而來,身體疲乏”,諭示上師面圣時可免行禮。于是釋迦也失在皇宮中心的大善殿朝見了皇帝?;实鄯浅g喜,為他舉行了盛大的接風宴會,并多次給予賞賜。永樂十三年四月庚午,“命尚師釋迦也失為妙覺圓通慧慈普應顯教灌頂弘善西天佛子大國師,賜之誥命”。據藏文史料稱,釋迦也失在京期間,還用醫藥和傳授灌頂的辦法為明成祖治好了重病。此外,還在五臺山建了6座寺院,這些寺院按照藏傳佛教格魯派的修行次第修習佛法??梢娽屽纫彩勉y協巴、貢噶扎西一樣,在漢地停留期間也奉命去過五臺山,并為明朝皇室在五臺山舉行法事。

    永樂十四年五月辛丑,釋迦也失辭歸。御制贊語賜之,并賜佛像、佛經、法器、衣服、文綺、金銀器皿。釋迦也失帶著在漢地首次刻版印刷的大藏經《甘珠爾》朱砂木刻本的薦新樣本和明成祖親自撰寫贊語的釋迦也失的畫像回到了西藏。這部珍貴的藏文木刻版大藏經至今仍保存在色拉寺中。1416年,釋迦也失回到拉薩后向宗喀巴大師供獻了從漢地帶回的大量財物。1419年,宗喀巴大師在臨去世前到了色拉卻頂,并指示釋迦也失在此興建一座大寺院,并為建寺在色拉卻頂做了長凈、建立緣起。在釋迦也失主持下,色拉寺在當年動工,費用由內鄔宗本南喀桑布提供大部分,釋迦也失從漢地帶回的財物也起了重要作用。

    1424年,因明成祖再次遣使召請,釋迦也失在任命曲杰達吉桑波為色拉寺法臺后,動身前往朝廷。此時明成祖已遷都北京。當釋迦也失還在前往北京的路上時,明成祖在1423年底和1424年初又兩次親征蒙古瓦剌部,于1424年7月在塞外榆木川去世,明仁宗朱高熾即位。但是不到一年,明仁宗又在1425年5月去世。釋迦也失應是在1425年5月明宣宗(宣德皇帝)即位后到京的?!睹魇贰穭t稱釋迦也失在1425年5月以后到北京,在北京居住十余年,并在這期間受封為大慈法王。最后于1435年在返藏途中去世,享年82歲。對于釋迦也失去世的情況,目前有兩種說法:一種說他是在返藏途中行至卓莫喀(今青海省民和縣境內的轉導鄉)去世的,其弟子侍從就地將其遺體火化,并建了一座寺院,即弘化寺;一種說他是在漢地去世的,可能是在北京去世的,在將其遺體運回西藏時,行至卓莫喀,載運遺體的車陷入地中,無法前進,于是在當地火化并建寺。

    明英宗在正統七年(1442)八月為寺院賜名弘化,并頒賜護持,敕諭河州、西寧等處官員軍民不許侵占寺院田地、山林、財產、孳畜之類,“敢有不遵命者,必論之以法”。天順四年(1460)五月辛丑,明英宗重申了對弘化寺的褒護,并頒賜金字華嚴經六部并儀從等物及大慈法王等寫成的金字經三藏、朱墨字語錄經二藏,安置于內,并特賜敕護持,“爾河西、西寧鎮守內外官員并諸色人等,各宜尊崇虔敬,不許私借觀玩,輕慢褻瀆,致有損壞遺失”。據近年出版的地方資料稱,弘化寺鼎盛時期,轄有宗教活動場所十處,僧眾三百余。弘化寺現存有明永樂皇帝賜予太子佛(當是指“西天佛子”的封號)的鑲嵌有24條飛龍、黑紅色檀香木螺鈿護法神床架、都綱之印及斷碑等。

    除三大法王外,明朝對藏族僧人的封賞在憲宗成化、孝宗弘治、武宗正德年間達到高峰。本來藏族僧人封授國師、禪師、都綱等職是由僧錄司提名,禮部題奏,請皇帝批準。從成化年間開始,由皇帝直接派太監向吏部傳旨,欲封某某僧人為某職,然后由吏部向皇帝補奏,完成封授僧職的手續。后因皇帝所傳此類旨意太多,連傳旨太監都覺煩累,密令不必補奏。因此《明實錄》記載:“時僧道官傳奉浸盛,左道邪術之人薦至京師,吏部尚書君等無旬日不赴左順門候接傳奉,每得旨,則次日依例于御前補奏。后內官亦自諱其煩,密令勿復補奏,至廢易舊制而不恤云?!贝祟悅鞣钍ブ荚趹椬诔苫┠暧萦?,有時一次升職授職的藏族僧人達數十人之多,如成化二十年(1484)十一月丙戌,“太監覃昌傳奉圣旨:升大慈恩寺西天佛子札失藏卜、札失堅銼、乳奴班丹、大能仁寺西天佛子鎖南堅贊、結斡領占俱為法王,大隆善護國寺灌頂國師著癿領占朵兒只巴西天大佛子,大慈恩寺國師綽吉堅贊灌頂大國師,國師堅銼星吉灌頂國師,禪師班麻朵兒只、札失班卓爾、講經真巴念俱國師、講經領占巴剌赤羅竹、覺義札巴遠丹、答兒麻三加竹俱禪師……”當時朝臣中有許多人上書,認為封授藏族僧人太多,應當酌減,但明憲宗只是批復將法王、佛子、國師、禪師等僧職的供給減半,不準漢人冒充番僧,而封授藏族僧人的事并未稍減。成化二十一年(1485)五月壬戌,“賜西僧正覺夙慧清修妙悟翊國演教灌頂普善西天佛子大國師舍剌星吉、凈修廣善灌頂大國師喃渴領占等八人誥敕”。同月丙子,大能仁寺大悟法王札巴堅參奏:“乞升迤西右岡寺國師亦失堅參為灌頂國師,從之?!蓖昃旁录仔?,“以烏思藏法王差來剌麻札失藏卜領占五人為灌頂大國師、灌頂國師、禪師、都綱,賜誥敕、印、帽、袈裟等物”。同年十二月己巳,“以番僧堅昝星吉等五人為灌頂大國師、國師”。與此同時,太監傳奉圣旨升賞藏族僧人的事例依然不絕于書。成化二十二年(1486)十月庚辰,“太監覃昌傳奉圣旨:升大慈恩寺西天佛子舍剌星吉、大隆善護國寺西天佛子著領占朵兒只巴為法王?!边@是一日中封兩法王。同月壬午,“太監韋泰又傳奉圣旨:升大慈恩寺講經領占孫卜、覺義領占綽為灌頂大國師,講經羅納發剌、戒師公葛朵而只為國師”。這是一日中封四國師。同月己亥,“太監韋泰傳奉圣旨:升大慈恩寺灌頂大國師喃渴領占、星吉藏卜為西天佛子,禪師參加班丹、星吉扎失、都綱喃渴扎失、鎖南藏卜、覺義舍剌扎失為國師?!边@是一日中封兩個西天佛子、五個國師。此外,還有對已故的藏族僧人追封為法王的,如成化二十二年十一月丁卯,“太監韋泰傳奉圣旨:追封已故西天佛子端竹領占為法王,賜祭一壇”。據統計,僅明憲宗一朝,“傳升大慈恩寺法王、佛子、國師等職四百三十七人,及喇嘛人等共七百八十九人,光祿寺日供應下程并月米,及隨從、館夫、軍校動以千計”,所費不貲。以致大臣們在明憲宗去世后紛紛上書,請求加以禁革。

    明孝宗即位后,群臣立即紛紛上書,極言傳奉官及重用僧道之弊。明孝宗命禮部即審處以聞,禮部遂對所有受封僧人均降職一等。法王、佛子降國師,國師降禪師,禪師降都綱,自講經以下革職為僧,只留15人住京師,余皆遣回本土,對京城里的“番僧”進行了一次認真的清理。但是清理的效果保持時間不長,不久“番僧”又“潛住京師,轉相報引”,到弘治四年又增加到數百人之多。整個弘治朝皇帝優禮藏族僧人和群臣勸阻崇奉番僧的記載依然不絕于書。

    明武宗是明朝最信佛的一個皇帝,對藏傳佛教尤其感興趣。為此明武宗還專門在西華門內修建了一座“豹房”,同藏族僧人一起誦經、研習經典,以致有記載說明武宗通曉梵(藏)語,可見其用功之深。武宗整天沉湎于此,不理朝政,自封為大慶法王,自己給自己頒發了一枚“定為天字一號”的“大慶法王西天覺道圓明自在大定慧佛”的金印。他即位后對藏族僧人的封賞又掀起一個高潮。在這種情況下,大量藏族僧人被封為法王、大國師、國師、禪師等。如正德五年(1510)四月戊戌,“升大能仁寺國師那卜堅參、禪師札巴藏播為法王,都綱那卜領占為佛子,公葛端竹、堅挫扎失為禪師,大隆善護國寺剌麻綽即羅竹為佛子,大慈恩寺國師乳奴領占為西天佛子。革職國師舍剌扎為佛子,剌麻也舍窩為禪師”。不到兩個月,正德五年六月壬辰,乳奴領占、舍剌扎又升為法王。此類事例,舉不勝舉。明武宗還對去世的藏族僧人由朝廷破格給以營葬、祭儀,如正德六年己卯,“大慈恩寺大悟法王舍剌札死,命工部營葬,不為例”。正德七年三月己未,“賜故西天佛子舍剌星吉祭葬”。正德八年十月丁酉,“大慈恩寺灌頂大國師也舍窩死,命工部造塔葬之。工部亦據之執奏。不聽,且令遂著為例”。正德十年五月辛亥,“大護國保安寺右覺義班丹倫珠為其祖師大善法王星吉班丹乞祭葬,禮部執奏無例,上特許之,命工部給葬價二千兩”。

    1372年,明太祖定六部職掌,確定以禮部的祠部“掌祭祀、醫藥、喪葬、僧道度牒”。洪武十五年(1382)明太祖又決定在禮部設置僧錄司,下設左善世、右善世、左闡教、右闡教、左講經、右講經、左覺義、右覺義。并在各府設置僧綱司,專門管理全國的佛教僧人,建立起一套管理佛教僧人的系統。早在洪武年間,僧錄司中就有藏族僧人供職。在明太祖和永樂帝時期,明朝積極推行其僧綱制度于甘、青、川藏族地區。明朝在烏思藏地區是否設過僧綱司?學術界對此尚無研究。但從史料記載看,明朝至少在一些寺院中設置過僧綱,流傳至今的《西番館譯語》的《來文十七》,明確記載烏思藏地區存在都綱一類的僧官。該文書說:“烏思藏輔教王差使臣都綱沙加星吉等奏:上位金體安然,圣意公平,無間遐邇,我烏思藏僧俗人等,時常祝延圣壽萬萬歲。今赴京進貢,望朝廷可憐見,給與全賞賜。都綱沙加星吉乞與禪師職事,領占扎、遠丹羅竹二人乞與都綱職事便益?!泵鞒J為國師、禪師、都綱等都是明朝僧官系統的官職,其中都綱是與漢族地區的僧官相一致的官職,而國師、禪師以及大國師、西天佛子等則是專門封給藏族地區的高僧的僧職。明朝對這些僧職的授予也逐步加強管理,明實錄記載:“以烏思藏等處番僧領占堅參等三十八名各襲國師、禪師、都綱、剌麻職事,駁回查勘喃哈堅參三十一名。禮部因奏:‘今歲入貢番僧中,多去年已賞,今次復來?;蛲粠熒?,而襲職異名,或同一職銜,而住坐異地。請以后新襲誥敕,俱開住坐地方及某師某名,不得混冒。又諸番年節襲職,守候誥敕日久,輒令帶原赍誥敕回番,待后入貢之年,赴京補給。以故諸番得假借冒頂,夤緣行私。及今不處,則舊誥敕終無銷繳之期,非但夷情怠玩,抑且國體未尊。請以后番僧襲職進貢,本部立文簿一扇,將各僧赍到舊給誥敕所載師僧職名、頒給年月及今襲替僧徒名字、住坐地方,分別已、未領有新誥新敕,逐一登記,備行布政司照式置造。如系應貢年分,即以前冊查對。如系年代久遠,果有老病,方得起送承襲。如已襲,未領誥敕,許起送一二人。其余無得濫放?!瘓罂??!睆倪@一段記載來看,明朝認為國師、禪師、都綱等都是明朝僧官系統的官職,其中都綱是與漢族地區的僧官相一致的官職,國師、禪師以及大國師、西天佛子等則是專門封給藏族地區的高僧的僧職。凡封授這些官職,明朝都須給誥敕作為憑據。受封的僧官按制度可以進貢的,要以誥敕為憑。由于僧人是師徒相承,名號復雜,以致出現混冒頂替、新舊誥敕混雜等現象。明朝為了加強管理,只得采取由禮部逐一登記,并將登記的受封僧職人員情況文簿發送各行省布政使司,以便對入貢的藏族僧人進行查對。由此可見,明太祖設立僧綱司管理佛教僧人的辦法,在甘、青、川藏族地區取得了較好的效果,一些僧綱司從明代一直到清代,都還在發揮作用。在烏思藏地區雖然也設置過僧綱司,但是由于僧綱司往往依附于三大法王及闡化王、輔教王、闡教王等,加上明朝中葉以后烏思藏地區各地方勢力和教派勢力的斗爭日益尖銳,僧綱司在烏思藏地區實際上難以發揮明朝中央政府所期望的管束僧眾的作用,因此烏思藏的僧綱司系統在藏、漢文史料中都缺乏詳細的記載。

    明朝對西藏割據一方、具有一定實力的高僧的分封也日益增多,其中地位最高、最為著名的有闡化王、護教王、贊善王、輔教王、闡教王等五個王。明代,在漢族地區只有皇帝的親屬朱姓男子才有可能被封為王,他們分散在全國各地,被稱為“藩王”,享受豐厚的物質待遇,但是一般不參與地方和國家的行政事務。其他的功臣即使功勞再大,最多也只能封為侯爵。對少數民族的政治首領,在他們表示臣服明朝的條件下,可以被封為王,例如塞北的蒙古各部的首領,有一些人擁有強大的政治軍事力量,曾被明朝封給王號。而明朝在藏族地區所封的王則與他們有所不同,這些王是掌管一方的地方首領,但是他們又往往具有佛教僧人的身份。因此,他們的傳承有的是師徒相傳,有的是侄子繼承,也有的是父子傳承。因此他們的地位可以說是在世俗的王和明朝所封佛教首領的法王之間,既有掌管一方地區行政的世俗的王的成分,也有與宗教的法王相類似的成分,因此明朝給他們的封號都帶有佛教的內容。

    1.闡化王(帕木竹巴派)

    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明太祖封帕木竹巴扎巴堅參(《明實錄》作吉剌思巴監藏巴藏卜)為“灌頂國師”。明成祖永樂四年(1406)其首領遣使進貢,明朝封之為灌頂國師闡化王,賜螭紐玉印?!睹魇雷趯嶄洝酚涊d,嘉靖四十二年(1563)有烏斯藏闡化王請封。世宗遣番僧遠丹班麻等二十二人為副使,以通事序班朱廷對監之,往封諸王。灌頂國師闡化王這一封號,直到明末為帕木竹巴所承襲。

    2.贊善王

    《明史》記載說:“贊善王者,靈藏僧也?!膘`藏大約在今天的四川德格一帶,贊善王一系代表了四川青海藏族地區的宗教政治勢力。永樂四年(1406),靈藏僧人著思巴兒監藏遣使隨智光來朝,被封為灌頂國師。第二年又被封為贊善王,并賜金印、誥命。洪熙元年(1425),其手下的鎖南干屑被封為都指揮僉事。成化三年(1467),靈藏僧塔兒巴堅燦被封為贊善王。成化十八年(1482),喃葛堅粲巴藏卜被封為贊善王,弘治十六年(1503)去世,其弟端竹堅昝繼位。成化五年(1469),四川都司上奏,贊善王不遵定制,派遣入貢番僧達320多人,且無贊善王印文,今留下十余人,其余遣回。成化十八年(1482),贊善王在派遣430多人入貢后,又派遣1550人來貢,請求襲封。明朝守衛官員以其違背定制,只允許300人來貢,其余的隨行人員被遣回。

    3.護教王

    《明史》記載:“護教王者,名宗巴斡即南哥巴藏卜,館覺僧也?!别^覺,今西藏昌都市貢覺縣。永樂四年(1406),宗巴斡即南哥巴藏卜遣使入貢,被永樂皇帝封為灌頂國師,并賜以誥命。第二年(1407),灌頂國師派遣使臣入朝謝封,又被明成祖封為護教王,并賜金印、誥命,仍享有國師稱號。自此之后,護教王每年派人入貢。宣德年間,斡些兒吉剌思巴藏卜去世,因其無嗣,其爵遂絕。

    4.輔教王(薩迦派)

    《明史》記載:“輔教王者,思達藏僧也。其地視烏思藏尤遠?!彼歼_藏即達倉宗,在今天的西藏日喀則市吉隆縣境內。明成祖即位后,曾命智光和尚持詔前往烏思藏招諭,并賜予銀幣。永樂十一年(1413),明成祖封思達藏僧南渴烈思巴(按《薩迦世系史》其全名為南喀勒貝洛追堅贊貝桑布)為輔教王,并賜誥印、彩幣。景泰七年(1456),南渴烈思巴派遣使者來朝貢,上陳自己年老,請求以其子喃葛堅粲巴藏卜代替,得到皇帝允許,并被封為輔教王,賜以誥印、金冊、彩幣、袈裟、法器。成化六年,明朝重申舊制,要求國師以上的各地番僧三年入貢一次,最多不能超過150人,國師以下不許入貢,并規定輔教王由四川雅安入貢。

    5.闡教王(止貢噶舉派)

    《明史》記載:“闡教王者,必力工瓦僧也?!北亓ね呒词窃闹关暼f戶,其轄地在今西藏拉薩東北的墨竹工卡縣止貢一帶,設治所于止貢。明成祖初年,智光攜帶皇帝敕書入藏后,國師端竹監藏派遣使者隨智光來朝。永樂元年到京城,明成祖很高興,宴請使者,并將其送回。永樂四年(1406),又來朝貢,成祖封必力工瓦國師大板的達律師鎖南藏卜為灌頂國師,賜予衣服、錢幣等優厚的賞賜。永樂十一年(1413),成祖又加封灌頂慈慧凈戒大國師,并封其僧人領真巴兒吉監藏為闡教王,賜以印誥、彩幣。此后每年一貢,楊三保、侯顯、戴興出使其地時,都曾賜予金幣、佛像、法器。

    【選編自張云主編《西藏歷史55講》(中國藏學出版社出版)一書】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国产精鲁鲁网视频在线_国产精品 第1页_国产精品 第一页
      <track id="tfzor"><strike id="tfzor"><tt id="tfzor"></tt></strike></track>
      <track id="tfzor"></track>
      <td id="tfzor"><ruby id="tfzor"><b id="tfzor"></b></ruby></td>
      <table id="tfzor"></table>
      <table id="tfzor"><ruby id="tfzor"></ruby></table>
    1. <p id="tfzor"></p>